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年轻人最重要的是要学习方法论

年轻人最重要的是要学习方法论

时间:2019-04-28 09:35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一个4月中旬的午后,一袭深蓝色西服的田轩在五道口金融学院7楼会议室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末在北京大学求学期间的情景。 1999年5月,我在北大读书时遇到了美军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,这件事对我们那批年轻人刺激很大,我和北大的其他学生都热血沸腾,去
一个4月中旬的午后,一袭深蓝色西服的田轩在五道口金融学院7楼会议室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末在北京大学求学期间的情景。
“1999年5月,我在北大读书时遇到了美军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,这件事对我们那批年轻人刺激很大,我和北大的其他学生都热血沸腾,去美国的大使馆抗议,表达我们的不满,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”。
在田轩看来,那时的北大学生是很有特色的一代学生,不像他们的父辈或祖辈,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和各种运动,而是成长在改革开放后。与上世纪80年代的出国热不同,那一代年轻人也有出国热,“但是,我们更加理性,希望长见识,看到中国与世界的差距,学习知识和技术。”
2001年,田轩获得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,开启了长达7年的留学生涯,于2008年毕业于波士顿学院并获得金融学博士学位。此后,他在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任教6年,并于2014年回到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。
如今,经常有人问他,“家里小孩要读大学了,到底应该读一些什么样的专业?”面对这种情况,田轩往往会询问“小孩对数字敏感不敏感?”如果朋友的小孩对数字敏感,他会推荐读数学、物理学、计算机这些基础理工科专业。如果小孩对数学不敏感,那么他则会推荐去读文学、历史、哲学、美学专业。
“知识的迭代是非常快的,很多的知识的折旧率也非常快,”他之所以这样推荐的原因是基于他从事金融课程教育20年来的观察,随着知识的迭代,知识的爆炸,知识的折旧率变得很高,很多新的知识、新的技术不断被创造出来,“像经济学、金融学这类所谓’知识’,很可能在大一学的理论,等到大学毕业时就已经过时。”
正因如此,田轩才将“方法论”视为对于年轻人最关键的东西,“在一个年轻人18岁到22岁的黄金年龄,反复受到基础学科关于思维方法的训练和熏陶,对一个年轻人的成长非常关键。”
在田轩看来,虽然经济学、金融学在准备报考的年轻人中依然是热门选项,但年轻人应该更多地学习基础学科。正如在主要招收研究生的五道口金融学院里,很多学生在本科阶段并非金融、经济相关专业,而在多年的教学工作中,田轩发现,那些曾经学数学的、计算机、文学、新闻等与金融经济似乎并不搭调的学生,往往后劲更大。
这一观点也被贯彻在田轩的教学工作中,他不再像十几年前一样一个一个去讲知识点,去交学生如何做,如何建模,“这些东西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,再过三五年,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这些知识最终都会被机器所取代。”
如今,在他的课堂上,他也会更多地告诉学生,如何掌握方法论,如何理解问题以及解决问题,“这些可能对今天的年轻人更重要。”
教育部数据显示,2018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达820万人,近7年间累计毕业生人数达到5706万人,创近10年毕业生人数新高。如今,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大学毕业生群体,这群人正在成为社会建设的中流砥柱。
我们应该意识到,绝大多数大学毕业生从事的依然是常规工作,在各行各业起到基础性的作用,田轩说,这很重要,但真正推动一个国家经济增长,需要的是创新,“而真正能做到创新的人其实是很少的一部分人。这部分人需要具备高度的创造力、持之以恒的关注力,以及付出漫长的努力。
在田轩攻读博士学位期间,正是经历了作为一名学生从知识的消费者(学习知识)变成知识的创造者(发现知识)的转变。对于这一转变的难度,他用“有如炼狱般的蜕变”来形容。
无数优秀且聪明的同学虽然可以迅速地理解各种概念、定理,甚至可以在考试中轻松得到满分,但当他们自己要“创造”知识、发现一些新东西的时候,却无法逾越这个鸿沟,最后只能以ABD(All but Dissertation,特指完成了全部课程但是没有完成博士论文,所以也就没有学位的博士生候选人)的身份黯然退出,田轩也正是在这期间不断地被灌输博士的使命是探索未知、发现真理、拓展人类知识的边界,并用自己的实力完成了“惊险的一跃”。
“要先知道自己知道什么,也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。其次,在未知中保持凝视,因为可以做的事情太多,如果不够专注很容易就迷失方向。”田轩强调,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恒心和韧性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opyright 2015-2016 江山盈福兴设备教育网 版权所有